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幼儿教育网

儿童积木游戏中空间语言与空间视觉化能力的关系

2022-12-8 17:4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7| 评论: 0

摘要: 空间视觉化能力是对表象进行心理旋转、翻转等心理操作的能力,〔1〕是空间能力的重要因素之一。〔2〕空间能力与数学能力的发展具有密切的关系,〔3,4〕空间视觉化能力是数学认知能力的一个基本要素,对解决数学问题 ...




空间视觉化能力是对表象进行心理旋转、翻转等心理操作的能力,〔1〕是空间能力的重要因素之一。〔2〕空间能力与数学能力的发展具有密切的关系,〔3,4〕空间视觉化能力是数学认知能力的一个基本要素,对解决数学问题具有重要的作用,〔5〕对于空间视觉化能力的研究在认知心理学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6〕


空间语言是空间概念的物化形式,〔7〕是用来描述空间概念的符号系统。接触空间语言可以促进一个人思考空间世界的能力。〔8〕


空间语言与空间能力发展相关,有研究关注儿童如何获得空间词汇,如怎样确定空间参照系术语(例如,左/右,南/北),〔9〕但目前较少有人研究在什么样的环境中儿童会接触丰富的空间语言,在什么情境下儿童会自发使用空间语言。


在国内已有的研究中,关于空间语言的研究多针对其掌握顺序,仅有少数关注空间语言的输出数量。在积木游戏中,儿童能够与同伴互动,在互动过程中自发输出空间语言,但目前国内对积木游戏中儿童空间语言的研究较少。因此,本研究将探讨积木游戏不同建构类型中儿童的空间语言,积木游戏不同建构类型下儿童空间语言之间是否存在差异,积木游戏中儿童的空间语言与空间视觉化能力之间关系。




◆研究对象


本研究选取上海市某公办幼儿园小、中、大班儿童共计135名,小班儿童(3—4岁)34名(男16名、女18名),中班儿童(4—5岁)56名(男27名、女29名),大班儿童(5—6岁)45名 (男21名、女24名)。


研究方法


每个儿童参与小组合作积木建构任务以及空间视觉化两项测试任务。


1.小组合作积木建构任务


儿童2人一组,合作完成4种建构类型的积木游戏:一是自由搭建,儿童根据自己的兴趣和已有的经验,决定搭建的造型结构;二是命题搭建,儿童根据要求进行搭建,如搭建桥、公园、幼儿园等;三是模拟搭建,儿童根据参照物,如实物、结构范例或图纸,仿照参照物的结构和造型进行搭建;四是故事情境化搭建,儿童根据故事情境的需要完成搭建任务。积木建构过程全程录音录像,后续进行转录分析,根据空间语言6个维度(空间方位词、空间维度词、空间相对关系词、空间特征或属性词、形状词、空间定向词)对儿童在积木游戏中出现的所有空间语言进行分析。


2.空间视觉化测试任务


本研究采用韦克斯勒幼儿智力测试-积木分测验(Block Design Subtest of C-WYCSI),〔10〕对儿童进行一对一测试,评估儿童空间视觉化能力。测验共10道题,20分。每道题有2次答题机会,第1次回答正确,记2分;第1次回答错误,第2次回答正确,记1分;2次回答都错误,记0分。每道题按测验要求记录答题时间,未在规定时间内答题记0分。主试为4位经过培训的学前教育专业研究生。


数据处理


本研究使用SPSS23.0软件进行数据录入和统计分析。



积木游戏中空间语言的使用情况


以积木游戏建构类型为自变量,分别以儿童空间语言数量和空间语言类型为因变量,进行单因素方差分析,结果发现,不同建构类型下的空间语言数量在0.01水平上存在显著差异,不同建构类型下的空间语言类型在0.05水平上存在显著差异。进行进一步事后检验,结果表明,故事情境化搭建中儿童空间语言数量和类型明显多于其他3种建构类型中的空间语言数量和类型,而在自由搭建、命题搭建、模拟搭建中,儿童空间语言数量和类型均无显著差异(见表1)。



以年级为自变量,分别以3—6岁儿童的空间语言的6个维度、空间语言数量、空间语言类型为检验变量,进行单因素方差分析。由表2可知,空间语言的6个维度在不同年龄上存在差异,事后检验结果显示,在空间方位词、空间特征或属性词、形状词的使用上,大班显著多于中班,中班显著多于小班;在空间维度词、空间相对关系词、空间定向词的使用上,大班显著多于中班、小班,小班与中班无显著差异;在空间语言数量和类型上,均存在显著差异,事后检验结果显示,大班显著多于中班,中班显著多于小班。



以性别为分组变量,分别以3—6岁儿童的空间语言数量、空间语言类型、空间语言的6个维度为检验变量,进行独立样本t检验,结果显示:在空间语言数量上,女孩的得分(M±SD=14.05±5.49)与男孩的得分(M±SD=12.46±5.35)没有显著差异(t=1.66,p>0.05);在空间语言类型上,女孩的得分(M±SD=4.54±0.94)与男孩的得分(M±SD=4.43±0.84)没有显著差异(t=0.74,p>0.05);形状词的使用在性别上存在显著差异(t=4.23,p<0.001),女孩的得分(M±SD=3.20±1.58)显著多于男孩的得分(M±SD=2.04±1.51);而在空间方位词、空间维度词、空间相对关系词、空间特征或属性词以及空间定向词的使用上,均无显著性别差异。


3—6岁儿童积木游戏中空间视觉化能力的年龄和性别差异检验


以年龄为自变量,以空间视觉化能力得分为因变量,进行单因素方差分析,结果如表3所示:3—6岁儿童的空间视觉化能力在年龄上存在显著差异,空间视觉化能力得分随年龄增长而增加。



以性别为分组变量,以空间视觉化测试得分为检验变量,进行独立样本t检验,结果显示,在空间视觉化测试上,男孩的得分(M±SD=11.93±4.49)与女孩的得分(M±SD=11.84±4.96)没有显著差异(t=0.10,p>0.05)。


3—6岁儿童积木游戏中空间语言与空间视觉化能力的相关分析


采用双变量相关,分析3—6岁儿童积木游戏中空间语言的使用与其空间视觉化能力之间的关系。由表4可知,3—6岁儿童积木游戏中空间语言数量、空间语言类型、空间视觉化能力之间两两存在显著正相关。



为进一步探究3—6岁儿童积木游戏中的空间语言对其空间视觉化能力是否有预测作用,在线性回归模型的第一层中纳入控制变量,包括性别、年龄,在第二层中分别放入空间语言数量和空间语言类型,结果如表5所示,控制年龄和性别,加入空间语言数量后,回归方程对空间视觉化能力的解释率显著提升5%;控制年龄和性别,加入空间语言类型后,回归方程对空间视觉化能力的解释率显著提升4%。




积木游戏4种建构类型中空间语言的使用情况分析


本研究发现,在积木游戏的不同建构类型中,儿童空间语言的数量和类型有显著差异,与自由搭建、命题搭建、模拟搭建相比,故事情境化搭建会激发儿童对空间进行更多讨论,输出更多空间语言。这与已有研究得出的积木游戏能明显引起儿童空间语言水平提高的结论基本一致。〔11〕在一种有趣的情境下,儿童学习语言和词汇会更快,并且会学得更好。〔12〕故事情境化搭建结合了故事情境和积木游戏,更利于儿童空间语言的学习。同时,本研究对积木游戏中不同维度的空间语言的分析结果与孔令达等人〔13〕和侯岩等人〔14〕得出的结论一致。


3—6岁儿童在积木游戏中的空间语言数量和类型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加,其原因可以从儿童语言发展的基本规律来分析。幼儿时期是掌握词汇最迅速的时期,这一时期的儿童随着年龄的增长,生活范围逐渐扩大,生活经验、知识经验不断增加,概括能力和观察能力不断发展。


在积木游戏中,女孩的空间语言数量和类型总体上来说多于男孩;在不同维度的空间语言数量和类型上,形状词的使用在性别上存在显著差异,女孩在积木游戏中使用的形状词明显多于男孩。其原因可以从儿童语言发展的性别差异来分析。有研究者指出,女孩的大脑左半球中的语言中枢发展较早,这解释了女孩使用的形状词为什么明显多于男孩。而在空间方位词、空间维度词、空间相对关系词、空间特征或属性词以及空间定向词上无显著性别差异,其原因可能是男孩更好动,更喜欢一些探索类、体验类的游戏,在直接体验中获得了更多的空间经验,这些空间经验帮助男孩理解和表达空间语言。



3—6岁儿童积木游戏中空间语言与空间视觉化能力的相关情况分析


在积木游戏中,3—6岁儿童的空间语言使用与空间视觉化能力之间存在显著正相关,即在积木游戏中,儿童使用的空间语言越多,其空间视觉化能力发展得越好。这些结果表明,儿童早期关于空间的讨论,对他们的空间思维发展是很重要的。这与以往研究的结论是一致的,即使用更多空间语言的儿童在空间任务中表现得更好。


空间语言能够促进儿童的空间认知发展,使用空间语言会促进儿童关注与空间相关的信息,并且培养他们解决空间问题的能力。空间语言通过特定的专有名词表征空间关系,引导儿童注意与所处的环境相关的空间方面,让儿童更容易理解空间概念,更好地理解空间关系,从而对空间做出相应的思考。



积木游戏会引起儿童空间语言的使用和儿童之间的自然互动,引发儿童用语言表达空间关系,帮助儿童理解空间概念,掌握空间语言,发展空间能力。因此,幼儿园应积极开展积木游戏。在积木游戏中,教师应提高参与度,观察幼儿搭建中出现的行为及完成的作品,与幼儿交流、讨论,帮助幼儿将建构行为内化,进而促进幼儿空间语言的掌握和空间能力的提高。


目前,幼儿园的积木游戏主要以自由搭建、命题搭建、模拟搭建为主,缺乏趣味性。本研究发现,故事情境化建构的积木游戏中,儿童的空间讨论和空间语言更多。因此,幼儿园应适当增加故事情境化建构类的积木游戏,使用故事与积木相结合的方式,增强积木游戏的趣味性,以帮助儿童更好地理解空间概念和空间关系,发展空间语言,提高空间能力。



空间视觉化能力是空间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可以提升的。儿童空间概念的获得主要靠直接经验的感知,如实践操作活动。而目前幼儿园教师和家长对儿童空间视觉化能力的发展关注不够,没有意识到空间视觉化能力对儿童日后发展的意义所在,也不重视增加儿童对空间的体验和感知。其实,所有的跑跳、攀爬、翻滚、手工都有利于儿童空间知觉经验的积累和空间能力的发展。


同时,儿童的思维是具体形象的,儿童对于抽象的概念是不理解的。因此,鼓励儿童参与多样化的活动,调动儿童多种感官共同参与,让儿童以动手操作的方式去探索、去体验,都将提升儿童的空间视角化能力,进而促进儿童空间能力的发展。



参考文献:


〔1〕GARDEREN V D.Spatial visualization,visual imagery,and mathematical problem solving of students with varying abilities〔J〕. Journal of Learning Disabilities,2006,39(6):496-506.

〔2〕MCGEE M G.Human spatial abilities:Psychometric studies and environmental,genetic,hormonal,and neurological influences〔J〕.Psychological Bulletin,1979,86(5):889-918.

〔3〕王楚凡.4~5岁儿童数概念发展与空间能力的关系研究〔D〕.上海:华东师范大学,2020.

〔4〕ZHANG X.Linking language,visual⁃spatial,and executive function skills to number competence in very young chinese children〔J〕.Early Childhood Research Quarterly,2016(36):178-189.

〔5〕俞国良,曾盼盼.数学学习不良儿童视觉-空间表征与数学问题解决〔J〕.心理学报,2003,35(5):643-648.

〔6〕齐建林.有意义线图认知加工策略的研究〔D〕.西安:第四军医大学,2004.

〔7〕吴念阳.现代汉语心理空间的认知研究〔M〕.北京:商务印书馆,2014:190.

〔8〕GENTNER D J.Loewenstein,relational language and relational thought〔M〕//E AMSEL,  J P BYRNES,I EBRARY.

Language,literacy,and cognitive development:the development and consequences of symbolic communication.Mahwah,NJ:Lawrence Erlbaum Associates,2002:87-120.

〔9〕SHUSTERMAN A P.Li,Frames of reference in spatial language acquisition〔J〕.Cognitive Psychology,2016,88:115-161.

〔10〕龚耀先,戴晓阳.中国-韦氏幼儿智力量表(C-WYCSI)的编制〔J〕.心理学报,1988(4):364-376.

〔11〕FERRARA K K,HIRSH⁃PASEK N S,NEWCOMBE R M,et al.Lam,block talk:Spatial language during block play〔J〕.Mind Brain & Education,2011(3):143-151.

〔12〕AZIZ R H,NORMAN N,NORDIN F N,et al,Tahir,they like to play games:Student interest of serious game⁃based assessments for language literacy〔J〕.Creative Education,2019(12):3175-3185.

〔13〕孔令达,王祥荣.儿童语言中方位词的习得及相关问题〔J〕.中国语文,2002(2):111-117.

〔14〕侯岩,叶平枝.学前儿童空间认识能力发展的实验研究〔J〕.心理发展与教育,1992(2):1-7.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新贴 返回顶部
  • 请详询龙老师
关闭